《The World Between Us》

“我们都是好人。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子,老天爷到底要我们学什么?”

“恶的根源是人心的距离。”

我是不想要我的小孩生出来要面对这个「众生皆有病」的社会。

第一集 受害者「THE VICTIMS

王赦:

如果这件事情,不去试着找出答案,试着去预防,这类事件在世界各个角落每天都在上演。


刘昭国:

解决伤害最好的方法,是善后跟预防。


李晓文:

记者每天都在抢时间,抢观众想看的东西,所以比较单向片面,编辑才可以让观众看到世界的全貌。


天晴:

你不要告诉我你做不到的事。

第二集 母亲节「HAPPY MOTHER’S DAY

曾老师:

不要挑战人性。


思悦:

我都跟来应征的人说,正常年轻人,没有人会想要在饮料店打工一辈子,可是你可以定一个期限嘛,半年或者是一年;一小时之内你要调出几杯饮料;或者是你要发明自己的创意饮品都可以呀。不是为了我工作耶,是为了你们自己。这样你才会知道,你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嘛。

所以啊,你干嘛管你们长官怎么想你呀,重点是你自己怎么想的。

第三集 裂痕「RIFT

刘昭国:

找到真相,找到动机,才不会有下一个受害者。

乔安:

真相永远就只会怪我们的社会体制出了问题,挪威的社会福利这么好,还不是出了随机杀人犯。我们的社会安全网,我们的教育体制,永远控制不了那些加害者。如果杀人犯还有他们的家人都不用负任何责任,那被害者和被害者的家人又算什么。

李妈妈:

我一直在想,到底是哪里我把小孩教坏了。我们家在面摊后面,小孩喜欢躲在自己房间,那妈妈要管吗,不是说要给孩子独立自我成长的空间吗。说(因为)他爸爸喝酒,他喝酒也就是在处理街坊邻居的事情,去争取大家应有的福利。是我们太自私、太忙,都没时间跟小孩讲话聊天,才会教出这样的变态杀人魔吗?全天下没有一个爸爸妈妈,要花个二十年去养一个杀人犯。

乔平:

小朋友的问题,多半的源头都是家庭啊。

根据社会工作者的经验,家人之间是只有在互相伤害的,没有这样互相治疗的好吧。

王赦:

其实你知道你爸妈是在保护你,因为你现在是他们唯一能够在乎到的人,他们只剩下你一个了。是,也许你真的可以躲一辈子,不会有人发现你到底是谁。但不就是这么巧吗,你遇到了被害者家属!你有没有感觉就像是一把刀插在你心脏里,时刻地去提醒你,你有一个杀人魔哥哥,你是他的妹妹。

如果你不去试着解决,这样的感觉会一再一再地出现,也许就是…… 每个人人生的课题吧。我选择当律师,我的课题是我选择了去帮助一个没有人愿意原谅的李晓明,而这个人就这么巧,他是你哥。你的课题又是什么,你的家人该怎么办?

第四集 病识感「INSIGHT

乔平:

根据我在医院观察多年的经验,你知道怎么样的病人最难痊愈吗。就是你这种,没有病识感的。

王赦:

联合国在 1948 年 12 月 10 号宣布了国际人权宣言,又在 1966 年 12 月 16 号通过了国际人权两公约。我们人人生而平等,不论你的国籍、宗教、性别、宗族,尊严跟权利上,你跟我都是平等的

李晓文:

活不下去,就一起死。

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在外面笑,我凭什么可以笑,被哥伤害的那些家人,他们还可以笑吗。

第五集 罪人「THE SINNER

王赦:

不是每个人生下来都可以选择。我知道接下来我这么说你会觉得很不公平,但 mei,你真的很幸运…… 你有爱你的爸爸,爱你的妈妈,你们甚至不用去担心你们的生活。

可是我们跟你们不一样,我们可能会有个爸爸因为找不到工作,每天酗酒就打妈妈,我们没有办法好好读书,甚至没有办法好好睡觉。我们很穷,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出去外面打工,但有时候做一两个月就会被炒鱿鱼,我们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。我们是在不断地被否定当中成长的。甚至有时候就会相信,那些在脑袋里面说他们没有出息、没有用的那些人、那些声音,(以为)是真的。

陈昌他就信了,他相信只有杀掉那两个小孩,他才能够得到解脱。可是如果你问我为什么,我真的不知道。我只能用猜的 —— 他想杀掉的人,是那个小时候的自己。

他的确犯下了难以原谅的错误,我会说他是个罪人,可是他不一定是个坏人。难道把这些人全部抓起来、关起来,把他们都杀了,让他们消失在这个世界,这个社会会变得更好吗…… 不会的,因为还会有下一个。

天晴:

天彦,你以前的教室就是我现在的教室,还有你以前的位置,就在我的旁边。刘天彦你真的很讨厌,为什么可以看个电影就不见了…

李晓文:

只要勇敢面对,事情一定会改变。不只改变,是改善!一定会变得更好的!

第六集 枪响之后「AFTER THAT

李晓文:

我哥是杀了很多人,但我跟我家人连活下去的权利都没有吗?!你们杀的人,没有比我哥少!

刘昭国:

现在怎么回事,每天播李晓明,你忘了李晓明被抓的时候他第一时间说什么吗。他想要成名,他想要扬名立万,我们是变相的造神运动。我们自己是受害者家属你都忘了吗,万一又出了什么人命,出现什么模仿犯,那谁负责啊。

婚姻咨商师:

通常只要有一个人改变,过往的互动模式就会有变化。我不敢说变好或变坏,但都能够创造出一套新的互动方式。

李晓明遗书:

爸、妈、晓文,坚持要做一件大事,是我对自己的期许。现在对你们说抱歉,应该没有任何意义,对你们的伤害已经造成。也许你们后悔生下我,不过,后悔也没有意义。我做了我觉得非做不可的事,如果人生再重来一次,我应该也是一样的选择。请你们忘了我这个儿子,我就不说再见了。

NEWS 阿伯:

我们都是好人。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子,老天爷到底要我们学什么

第七集 霸凌「BULLYING

应思悦:

所以你觉得结婚只是为了传宗接代?结婚不是应该是两个人相爱,决定一起面对所有的事情,共度一生吗

宋乔平 & 林一骏:

因为现在大家都会看新闻,也会从新闻里面去了解什么是精神疾病。所以如果新闻的内容不够客观、不够公正的话,我们的病友要回到社会上就会有困难,就会很难受到公平的对待。

没错,病人上新闻都是这些犯罪原因,可是你有没有想过,明明失业、贫穷、药物滥用,这些更容易导致犯罪。

家长:

我请你们来,是希望你们更正,并且道歉。你们说我家耀辉,是李晓明的模仿犯。我儿子他有轻度的智能障碍,还有情绪障碍,他是因为在网路上、在学校被排挤、被霸凌,所以才让他不想上学。可是你们不检讨,不更正,反而去强调我照顾我儿子心力交瘁,那你们之后要我儿子在社会上怎么样受到平等眼光看待。媒体这样随意杀人,你们跟李晓明有什么差别?

宋乔安:

廖纽世,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们拼了命找真相、找独家的样子,我们那时就是为了要拼过当时的平面媒体。可是现在呢?每天平面抄、网路抄,就是为了要凑一天的新闻量。你记不记得,我们那时候做每一则报道,都是很小心、很谨慎地处理,就是要站在中立的立场,去告诉观众事实的真相。就算是一分半的新闻,我们也都认认真真做,不是吗,这不就是我们新闻人该有的精神吗。也不要说我想要改革,我就是想要回到初衷,当初我们做新闻的初衷到底是什么。

第八集 众生皆有病「ALL BEINGS ARE SICK

媚爸:

我知道,一个男人有理想有抱负是应该的。可是你已经结婚了,你起码要给孩子和老婆摆第一吧,你为了理想抱负,让老婆每天害怕,你觉得应该吗?有人传简讯恐吓美媚,要你们的孩子死得跟陈昌杀的孩子一样。就算只是恐吓吧,可是美媚怕你有压力,不敢告诉你,自己却是每天提心吊胆。那天在马路上突然碰到那个闯到幼稚园的神经病导演,她一害怕跌倒,就早产了。当然这个不能怪那个神经病,可是毕竟她压力太重了,她到现在都还很难过,怪自己没把小孩照顾好。

我就这么一个女儿,从小捧在手心上,嫁给你之后,一切以你为主,省吃俭用,病房住个单人房都舍不得,为的是什么?就是怕你自卑,难过。男人肩膀有担当,不是给别人看,也不是给老婆来摆谱用的,你什么都只想到你自己,你的理想,你的抱负,你的人权。你知不知道你现在银行还剩多少钱?你知不知道住院要花多少钱?小孩这样救下去又要花多少钱呢?还有多少后遗症?你啊,自私透顶。

林一骏:

我是不想要我的小孩生出来要面对这个「众生皆有病」的社会。

“「ALL BEINGS ARE SICK」。王赦的病,是为求理想罔顾家庭;美媚的病,是过分承担瞒而不报;昭国的病,是理想至上欠缺实际;乔安的病,是工作满分家庭零分;一骏的病,是沉迷电动缺乏担当;乔平的病,是求全责备关心则乱;凯子的病,是纸上谈兵不切实际;思悅的病,是最爱角色戏份太少!思聪的病,是不愿放下盛极而衰;大芝的病,是苛责自我完美主义。”

第九集 黎明之前「UNTIL DAWN

应思聪:

卓别林说过一句话:人生近看是悲剧,远看就是喜剧了。

李晓文:

要笑,笑开来好运才会来。

乔安:

心里面本来一直都有颗大石头压着,但是那天跟你吵完、骂完,哭完之后,我心里那颗石头小了一点。后来去了一趟戏院,大哭,全部发泄出来,那个石头又小了一点。骂完李家父母,我自己想想我也不是那么了解天晴,跟他们比起来我也没好到哪里去。那天李大芝离职,看着她跟我鞠躬道歉,我也说不上原谅她,也没生气,只不过觉得胸口好像真的松了一些。

思悅:

我弟、我爸、还有大芝的事情,让我看清楚了,你对我的爱,全部都是唬烂。我条件这么好,我个性这么好,我配得上比你好两百万倍的人!

第十集 未来的样子「LOOK INTO the FUTURE

“思聪:为什么,为什么是我?

乔平:可能因为,你比较勇敢!”

美媚:我觉得夫妻应该要坦诚。虽然你现在每天都笑得很努力,想要逗我,逗小斐开心,可是那个笑好假喔,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啊。以前你当律师,我觉得我可以包容你、支持你,可是我没有想到,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,我会变得不谅解你,甚至责怪你,想要逼你做出选择。现在你不接法扶的案子,你在做你不想做的事情,你不开心。我知道你是为了我,为了小斐,为了这个家。小誓走了,我很难过,我知道你也很难过,只是你不说对吧。

有时候我甚至会想,如果我早一点明白你说的话,不要自己吓自己,也许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了。我好想念,那个充满温度的老公,那个眼神里面闪着光芒、充满正义感的老公,那个睡觉打呼打得很大声、会把我气到要把他踹下床的那个老公。他不见了,你有看到他吗……

王赦:我在啊… 我在啊!

大芝:哈!哈!哈!!!

大芝:思悦姐,你真的相信吗,笑开,运就会来。

思悦:我一定要相信啊,就是这样啊。

大芝:可是有什么证据,可以让我们相信呢。

思悦:看得见的东西就不用相信,就是因为看不见,我们才更有机会去相信.

乔安:你们可以慢一点吗,我骑不动了辣。

天彦:妈,你看,希望就在云后面喔。骑不动了就往前看,加油!

乔安:

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两种声音。一种声音,希望你们这辈子都走不出这个阴影;可是另外一种声音,不停不停地告诉我,你们也是受害者。原谅跟惩罚之间有时候很难抉择,我只是想说,我的天彦很善良,很乐观,他在我最难过的时候,会不停地跟我说,“妈咪,你看,希望就在云的背后”。

李妈妈:以前就觉得说,小孩子生病啊、吃不饱、没钱付账单这样,就觉得那日子过得很凄惨了。可是后来才发现说,最大的折磨和悲哀,都比不上自己变成了杀人犯的妈妈。

李爸爸:有专家跟我们说,你儿子可能是,自恋型的人格,也有人说是,反社会的人格。说起来,是我们对不起晓明。

王赦:我最后一次律见李晓明的时候,他终于愿意打开心房接受心理鉴定,除了其一是家人的缘故以外,其二就是,其实他并没有想到,像他这样的人,做过这样的事的人,还会有人愿意去帮他,试着去了解他。所以我在想,如果我们早一步,我们的政府也早一步,试着去了解他为何要这么做,为何要犯出这样的罪,而不是这么急着去把他处死,是不是未来就比较有可能,可以避免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。

两首插曲:


摘抄自豆瓣-天霸:https://movie.douban.com/review/10091939/#comments